众识网综合资讯
微电影频道

作者:蓝乙人:《有一种母爱叫做生命》

 二维码 1537
发表时间:2021-04-19 09:24作者:文/蓝乙人来源:中国众识网-情感
文章附图
有一种母爱叫做生命

文/蓝乙人

       天空飞起纷纷的细雨,又是一个星星抒写暗蓝的银幕。生命的升华,只有灵感在哭泣中读懂沧桑的岁月。心事的沉浮,以及记忆中母亲的病情像流动的剥光,消逝着你曾经年轻的容颜。我喜欢燃烧的涅槃凤凰,让酮体的热度在我自由飞翔的伤口上复制。风起舞,另一种疯狂的借口在体内煽动。
       妈妈,你是谁的使者?又是谁的民工?为什么他们没有来看你,这样的工头难道就有良心了吗?“人道主义的呼唤我的名字,我是你的女儿,也只有我们两姐妹才是你唯一的希望。”那站在广野之上的故土,寂寞的星星在闪烁着泛滥的眼睛,你并没有打开的眼睛在述说着苦难与神圣的申述。医生和护士跟我们交流,我一边叫唤你母亲的名字,还一边抚摸她剽悍的额头。护士让我不停地用瑶语跟她交流,就是叫出她的名字。说说她的孩子,说说你这个大妹,叫叫你那个小妹。
       而天空日渐萎缩,人类对灾难无法比拟与淡漠,我担心美丽的生命也会因为缺少真正的灵性而最终消逝它们人性的光芒。我们听到另一种声音在呐喊,妈妈!你的孩儿永远在等待你醒来,因为有一种爱叫做生命。那些红颜的花朵,在季节打结的芳香,却成为我旅途中的驿站。等待母亲的醒来,可是她的眼睛总是不开。
       真令人感到汗颜。深入生命的蜕变原来并不简单。我长久地站在那里,站在病床边。看着那难忘的一幕,真的不忍心死神的蹂躏和折磨。窗外的阳光不见得灿烂,这时一只鸟儿飞过医院的上空。这场疾病是来自车祸,据说是隐形的阴性。
       病人如此痛苦,如此地颤抖。鸟儿以为那只是作家的虚构,是记者眼中的胡杨。鸟事,关于一只鸟,也是一个时代的象征。哦,我来了,梧桐树下的伤痕累累。虚构?!此刻,另一个病人说。那个叫做阿叔的家在高岭的老人,也是这么很爽快地跟我聊天。
       七点,记忆中的试管就像拉紧的时光。手机响了。妹妹从医院走出去,我知道那是上帝的声音。我一身冷汗,也没有打断早上的导火线。我一个人走在都安的雾里,看见一缕阳光。我不知道该是怎样突围,如果还有来生,我们应该选择平安和健康!
       你知道吗?天堂和地狱,仅仅是一线之差。有一种母爱叫做生命,等你在八里九弯,等你在那个叫做隆福的坳口,就像渔洞。推开门外的窗子守望蓝蓝的天空,妹妹,你的名字很像芦花。听起来,多动听呢!       

慧婷及其他  

       这是一个少女的名字,不是什么音符。我曾亲眼目睹她为了照顾病难中的母亲,付出了许多心血和代价。还有智慧与力量在这里延生,这个头不戴什么哈西的瑶族姑娘,用自己坚贞的正能量照顾好自己母亲的少女。
       病魔跟催着走进她母亲那扇闪开的门,一次又一次的灾难靠近了她。她三个月未醒的妈妈?在黑暗中打劫生命的躯体,连张开自己的嘴巴都不会说话,在工地就在做水泥路的工棚中,在下班的摩托车上,回眸六天的时光,最后不幸降临入自己的身上——成为一个植物人一般的静默。
       母亲追赶太阳,为了给两个孩子一个动人的信念,而去打工了。黑夜却追赶了她的灵魂。妈妈的春天,在哪里?妈妈的生命,是否有希望??不能把希望淹没,生与死的较量,永远没有绝缘体。世界上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站在妈妈的身边,妈妈却没有知道自己的女儿叫做什么名字。
       在沉默的那刻,我在酣睡中从梦里苏醒。看见慧婷在爱的星光下,顽强地挣扎。母亲的病情一天比一天消弱,然而她的女儿一天比一天多了一份牵挂和胆怯不安。那终未延伸到医院的吊瓶上的药水,在别无选择成为我心目中的际遇,固执地漂泊在杂乱无章的空气里。
       “新一轮的爱心又在暗流涌动。妈妈,你的春天在哪里?你不告诉女儿,你知道我们姐妹对你多么重要吗?”
       我的文字也像医院的药物,留住我不朽的诺言。可是我的文字不贵,听到灵魂在呐喊声中苏醒。只有仰望才能看到生命的高度,文字也是活着的,砸在病魔的深处,唱着忧伤的歌谣?
       不知道前面等待的是什么。我一直在沉默,血液里的灯光是一枚灵魂的针头,哪怕是轻轻的一触,也让我麻木不仁的心灵受罪,就像这个大妈。
       慧婷,今夜,我决定与你称兄道妹。因为我们是亲人,还有远处的光,还有近处的剑,手术台上让人恐惧的刀。时光像一幅黑色的幔帐,可是你我是光明的使者。依旧习惯于在暖暖的午后,捧一杯茶,在一首老歌里,依着窗,静静的看云卷云舒。看旧檐角下三两只新燕斜斜穿过,听小花园里花开的呢喃,听长风过隙,于是,隐匿于心底的一些薄念,又随风而至,悄悄落于眉间。
       关上记忆的窗,那些旧事已然发黄,守着自己的寂寞,看着他人的喧闹,这一程不期而遇的花开,可否圆一个祈愿已久的梦?这一场春的繁华与落寞,可与我有染?这一场恼人的遇见与离殇,又可与我有关?
       窗外,枯黄的枝头渐次有了耀眼的颜色,那每片鹅黄与新绿,接住被风抖落的细碎心尘, 如似水流年的缠绵,是那么的温柔而又感伤,那写下满纸的留恋与思念,又是否可以真的用来遗忘?
       风又起,捎来春的信笺,亲爱的,听说,寂寞会传染,思念也会,春暖花开的时节,眉间,遗落几枚春的碎碎念,沿着淡淡的痕迹,触摸一朵爱的忧伤与薄凉……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除本网工作人员所撰写稿件外,其余所登载、转载均与众识网综合资讯无关。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客服QQ:1033499192及时删除或更改    投稿邮箱(1033499192@qq.com)备案:蜀ICP备19002845号-2